• <tr id='bqfs3'><strong id='bqfs3'></strong><small id='bqfs3'></small><button id='bqfs3'></button><li id='bqfs3'><noscript id='bqfs3'><big id='bqfs3'></big><dt id='bqfs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qfs3'><table id='bqfs3'><blockquote id='bqfs3'><tbody id='bqfs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qfs3'></u><kbd id='bqfs3'><kbd id='bqfs3'></kbd></kbd>
      <dl id='bqfs3'></dl>

    1. <i id='bqfs3'><div id='bqfs3'><ins id='bqfs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i id='bqfs3'></i>

      <ins id='bqfs3'></ins>
      <fieldset id='bqfs3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bqfs3'><strong id='bqfs3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span id='bqfs3'></span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bqfs3'><em id='bqfs3'></em><td id='bqfs3'><div id='bqfs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qfs3'><big id='bqfs3'><big id='bqfs3'></big><legend id='bqfs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死咒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3

              南宋臨安府,風波亭事件十餘年後的一天上午,秦檜突然心血來潮,喬裝成一個算命先生,玩起瞭微服私訪。他想看看嶽飛死後這麼多年,臨安城的百姓是否還耿耿於懷?

              街道上人來人往,販夫走卒商傢過客都在為瞭生計奔忙,再也看不到當年街頭巷尾為嶽飛叫屈喊冤的景象。

              中午時分,秦檜饑腸轆轆,便拐進瞭街角一傢冷冷清清的小店。

              落坐後,秦檜點瞭兩道菜,一個燒雞,一個芹菜炒肉。誰知店傢一聽要吃芹菜炒肉,盯著他看瞭半天,瞧得秦檜心裡直發毛。店傢滿臉疑惑地問道:“聽客官口音,很像本地人,那為什麼還要點‘芹菜炒肉’這道菜?”秦檜見事有蹊蹺,隨口撒謊道:“我老傢在臨安,這些年到外地雲遊,剛回傢不久,不知其中緣由,願聞其詳。”

              店傢見他說得滴水不漏,“哦”瞭一聲後,咬牙切齒地罵道:“這事跟秦檜老賊有關!自從風波亭殘害抗金英雄嶽飛父子後,臨安城的百姓無不想扒瞭他的皮喝瞭他的血,可老賊手握大權,高高在上,又有重兵保護,誰也奈何不瞭他。因為芹菜姓‘秦’,大傢誰也不願意吃它,飯店也就沒人賣這道菜瞭。要不是你剛從外地回來,我早就把你趕出去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秦檜一聽,暗暗心驚,雖說表面上風平浪靜,但臨安城的百姓仍然對他恨之入骨,面對店傢滔滔不絕地咒罵,因孤身一人,他不敢造次,隻得捏著鼻子附和。可白白吃瞭個啞巴虧,他哪裡會心甘?飯後,他靈機一動,壓低聲音對店傢說:“我走南闖北這麼多年,學瞭一些奇招異術,既然你這麼恨秦檜,現在我教給你一個法子,可以讓他死於非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店傢一聽,馬上來瞭精神,說隻要把方法教給他,飯錢就免瞭。秦檜心中暗喜,信口開河道:“西南有種毒咒,在誰身上下咒,隻要用面人捏成他的模樣,然後放入油鍋裡炸,隻要炸夠九九八十一天,他就會一命嗚呼。”店傢大喜,不停地道謝,並拿出銀兩贈送。秦檜哪裡把這點碎銀放在眼裡,一邊推辭一邊試探性地問道:“你知道秦檜長什麼樣嗎?如果面人捏得不像,死咒就不會靈驗。”店傢聽後連連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一看店傢不知秦檜模樣,他心裡有瞭底,便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:“看你下咒心切,我索性好事做到底。前幾天有幸進秦府算命,見過秦檜一面。平日除算命外,我還喜歡丹青,現在把秦檜的相貌畫出來。”

              店傢二話沒說,進屋取出文房四寶。秦檜很快就畫好瞭一幅人像,不過這個人可不是他,而是朝中跟他意見不合的官員劉成,他一直視其為眼中釘肉中刺。雖然死咒是胡亂編的,可他依然不想犯忌諱。

              晚上,秦檜坐鎮丞相府,招呼幾個得力幹將,讓他們去臨安城街頭查問,隻要誰傢賣油炸面人,就偷偷抓來,他要讓那個辱罵他的店傢吃盡苦頭。

              兩個時辰後,秦檜正等得不耐煩,幾個手下氣喘籲籲地空手回來復命,手下辦事不力。他大發雷霆,問怎麼回事?手下戰戰兢兢地說:“臨安城幾條街上的小店裡,很多傢都在賣油炸面人,還起名叫‘油炸檜’,我們不知道哪一個是該抓之人?”(加我愛故事網微信:aigushi360 分享精彩好故事文章)

              秦檜聽後,目瞪口呆,他本想玩個聰明手段,把店傢抓來治罪,沒想到一個下午,到處都有油炸面人,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啊!“油炸檜”,不就是油炸秦檜嗎?這麼多人咒他死,他隻覺得有一股怒氣直沖頭腦,頓時兩眼發黑,要不是手下身手敏捷,他真可能一頭栽倒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“油炸檜”面食就在臨安城大街小巷流行起來,秦檜一聽到這個名字就會心驚肉跳,好在當時畫像上不是他,多少讓他心安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轉眼過瞭兩個多月,這幾天秦檜正為朝中之事煩躁不已,官員劉成處處跟他對著幹,一幹賄賂過他的官員遲遲不能升遷,弄得大傢怨聲載道。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,宋高宗趙構對劉成十分賞識,弄得秦檜在朝堂上沒面子,任其發展,他很快就會失勢。當務之急,就是找個借口,拔掉劉成這根刺。

              這天早上,秦檜正準備更衣上朝,管傢急匆匆跑進來,上氣不接下氣地嚷道:“老……爺,老爺……,好……消息,天大的……好消息!劉成……死瞭,死在瞭……早朝的路上!”秦檜聽後大喜,可又有些不太相信,昨天上朝時還跟他較勁,身體好得不得瞭,怎麼說死就死瞭呢?

              朝堂之上,眾大臣都對劉成猝死之事議論紛紛,都說他死得蹊蹺,像是被鬼神索瞭性命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,秦檜掐指一算,劉成的死期距他微服私訪正好八十一天,難道冥冥之中真有炸面人的死咒?雖然是從他嘴裡說出去的,可現在自己也弄不清真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