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tsxnb'></i>
<dl id='tsxnb'></dl>
<acronym id='tsxnb'><em id='tsxnb'></em><td id='tsxnb'><div id='tsxn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sxnb'><big id='tsxnb'><big id='tsxnb'></big><legend id='tsxn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ins id='tsxnb'></ins>

  • <tr id='tsxnb'><strong id='tsxnb'></strong><small id='tsxnb'></small><button id='tsxnb'></button><li id='tsxnb'><noscript id='tsxnb'><big id='tsxnb'></big><dt id='tsxn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sxnb'><table id='tsxnb'><blockquote id='tsxnb'><tbody id='tsxn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sxnb'></u><kbd id='tsxnb'><kbd id='tsxnb'></kbd></kbd>
    1. <span id='tsxnb'></span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tsxnb'></fieldset>

        <code id='tsxnb'><strong id='tsxnb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tsxnb'><div id='tsxnb'><ins id='tsxnb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中篇:血願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3

            明代有座大寺廟叫報恩寺,藏於深山,宏偉壯麗,古柏掩映,本是誦經參謁的好佛地,但到瞭清乾隆年間,原本香火鼎盛的寺廟,突然間變得冷寂消停,成瞭一個沒和尚的寺廟,究其緣由,是因為有人許下瞭一個“血願”……

            1. 血銀

            乾隆五十五年春的一個傍晚,報恩寺方丈三德大師正在禪房靜心品嘗好友“茶翁”贈送的巖茶,突然接到在前院值守的小和尚的稟報,說佛龕前又出現瞭幾錠沾滿鮮血的白銀。

            三德大師一聽,倒吸瞭口涼氣,因為這已經是在寺廟的佛龕前第二次發現鮮血淋漓的白銀瞭。

            三德大師召集眾僧,將那些白銀捧到他們面前。白銀是成色很好的紋銀,每錠五兩,隻是在這些白銀上面沾滿瞭鮮血。

            大傢看著這些鮮血淋漓的白銀,個個面面相覷。

            三德大師環視大傢一眼,問道:“誰能猜得到為何有人要用這血銀來供佛?”

            一個和尚說:“方丈莫要緊張,我佛慈悲,靈驗無比,這多半是那施主感念佛恩,所以才把銀子塗上鮮血,敬奉我佛,以表虔誠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怕是不至於這般簡單啊!”三德大師嘆息一聲,揮揮手,叫他們各自散去瞭。

            入夜,三德大師在佛堂誦念瞭一夜的經文,祈求佛祖護佑那敬奉血銀的施主和眾生平安,永保寺廟香火鼎盛……

            第二天一大早,三德大師的好友“茶翁”拎著一隻竹筒,笑呵呵的,一進寺廟就問三德老和尚哪裡去瞭。有人指瞭指佛堂,說三德大師正在念佛誦經。

            “這大清早的,不睡覺,不喝茶,念什麼佛誦什麼經啊!”茶翁邊走邊喊,“三德,三德,看我給你帶什麼好東西來瞭!”

            原來是巖茶。這種茶出自千年老茶樹,老樹嫩芽,不僅耐泡,而且葉形完整,湯水清澈,茶味淡雅,猶如深山幽蘭,午夜清風,但是這種巖茶卻不好求得,因為老茶樹往往是生長在懸崖峭壁上,要采茶就得爬上懸崖峭壁,稍有不慎就會掉下萬丈深淵。

            因此人們常以“巖茶一盞白銀一萬”來形容巖茶的珍貴。

            茶翁是唯一不把這茶當回事的人。

            據說茶翁是遠遊至此的高士,就是因為貪戀這裡的巖茶,才在這裡駐足久居。

            每年開春,茶翁就上山,攀上懸崖峭壁去采摘那些剛剛出葉的嫩茶,然後親手焙制。茶翁並不獨享美味,不過這天下能吃到他的茶的,唯有三德大師,因為茶翁最喜歡聽三德大師講禪。

            看到茶翁來瞭,三德大師輕嘆一聲,拿出那幾錠沾滿鮮血的白銀,對茶翁說,自從看見這幾錠血銀後,自己就有一種不祥的預兆,感覺要有大禍降臨瞭。

            茶翁安慰道:“所謂大禍,莫過於生死。你既一心向佛,還有什麼看不開的,還有什麼畏懼的?”三德大師慘然一笑。

            這天午後,三德大師突然接報,說在大雄寶殿發現瞭一個可疑人物。

            那可疑人物是個老頭,骨瘦如柴,神情枯槁,他長跪佛龕前,雙手合十,雙目緊閉,但是那眼淚卻漫湧而出。老頭雙唇嚅動,無聲地祈禱著。

            許久,老頭倚著腳下雙拐,艱難起身,隻見他從懷中摸出兩錠紅彤彤的東西,放在佛龕前,再次跪下,再次雙手合十,落淚,祈禱……茶翁正要上前,被三德大師攔住瞭。隻見老頭拄著拐杖步履蹣跚地往門外走,沒走兩步,就轟然倒地。

            茶翁和幾個和尚慌忙上前去將老頭扶起來,但是老頭已經昏厥。在三德大師的指揮下,他們把老頭抬進禪房。

            三德大師在替老頭把脈時,發現他胸前衣衫竟有鮮血滲出,扯開衣衫一看,不禁大駭。原來老頭胸口有一道長長的創口,深得就如同溝壑,似乎都可以看見下面的骨頭和骨頭下面跳動的心臟。

            茶翁見狀,急切地問道:“他還有救嗎?”

            三德大師搖搖頭,悄聲告訴茶翁,老頭這傷口差不多已將他身上的血液流盡瞭,他隻怕活不長久,怕連三個時辰也熬不過去瞭。

            “是誰造成他這般傷勢的?他為何連性命都不顧要來拜佛……”茶翁連著提瞭一大堆問題。

            三德大師看瞭看茶翁,緩緩說道:“倘若他能醒來,還能開口言語,一切就都解得開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