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pan id='sbvok'></span>
      <i id='sbvok'></i>
      <dl id='sbvok'></dl>

          1. <tr id='sbvok'><strong id='sbvok'></strong><small id='sbvok'></small><button id='sbvok'></button><li id='sbvok'><noscript id='sbvok'><big id='sbvok'></big><dt id='sbvo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bvok'><table id='sbvok'><blockquote id='sbvok'><tbody id='sbvo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bvok'></u><kbd id='sbvok'><kbd id='sbvok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sbvok'><strong id='sbvok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sbvok'><em id='sbvok'></em><td id='sbvok'><div id='sbvo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bvok'><big id='sbvok'><big id='sbvok'></big><legend id='sbvo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ins id='sbvok'></ins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sbvok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i id='sbvok'><div id='sbvok'><ins id='sbvok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義蛇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2

                北宋宋仁宗時期,太原府有個針尖村,這個小村莊被群山環抱,村中的男人都靠打獵為生。那個年代,有個說法,說是殺生太多,就要遭到動物靈魂的報復。

                楊信是針尖村最好的獵手,他打瞭一輩子獵,無論多兇猛的野獸見瞭他也得夾尾巴逃走。像這種獵人,死在他手上的獵物自然不計其數。

                一天,他在森林中轉悠的時候看到一條奇特的蛇,這條蛇通體純黑。楊信心裡一陣厭惡,在當地的獵人中間有一個說法,看到白蛇有好運,看到黑蛇將遭噩運,如果想免除噩運,必須將黑蛇打死。他本想一刀下去結果這條蛇的性命,可是仔細一看,這條黑蛇背部有幾處傷口,眼看就性命不保瞭。

                楊信打獵雖然殺生無數,卻給自己約法三章:受傷的動物不殺;懷孕的動物不殺;老弱病殘的動物不殺。按照他的話說,動物天生就是弱勢,自己打獵隻是為瞭一口飯,何必趕盡殺絕呢?這樣做算是給自己積一點兒德吧。

                可是今天,出現問題瞭。他是獵人,自然相信見到黑蛇有噩運的說法,可是他的約法三章又要求放瞭這條蛇,怎麼辦?想瞭半天,他一咬牙一跺腳,誰讓我殺瞭這麼多的生靈呢?噩運就噩運吧。想到此,他不但打消瞭殺死黑蛇的念頭,還從身上取出草藥,敷在瞭黑蛇身上。

                如果這條蛇沒受傷,自然不允許有生人在它山上摸來摸去,可是,現在,它奄奄一息,老老實實地等著楊信給它敷藥。

                敷完藥後,楊信站起身,沖著黑蛇說道,冤傢,可能我們前世有仇,我欠你的,這輩子就算還你吧。

                說完,扭頭就要走。

                正在這個時候,奇怪的事情發生瞭。楊信的眼前一花,這條黑蛇竟然變瞭顏色,變成瞭一條雪白雪白的白蛇。

                楊信的嘴巴張得大大的,還沒等他反應過來。白蛇扭頭看瞭看他,就鉆進草叢裡。

                一個月後,楊信正在傢中睡覺,忽然感到一絲涼意,睜眼一看,原來是一條白蛇。

                他是獵人,一點兒都不怕蛇,而且這條蛇正是一個月前的那條,因為蛇的後背還有幾個傷疤。

                白蛇爬到近前,溫順地盤起身體,抬起蛇頭。在蛇的嘴裡,竟然叼著幾棵草,當著楊信的面蛇將那幾棵草放到他床邊的碗中。

                楊信福至心靈,知道蛇給自己的肯定是好東西。他端起碗,將碗中的野草放在嘴裡就嚼著吞進肚子。

                蛇向他點點頭,就爬走瞭。

                第二天,他才知道。就在昨晚,許多獵人都得瞭同一種病,發高燒,說胡話。躺瞭幾天後有的死瞭,有的就算好瞭也身體虛弱,不能再打獵瞭。

                隻有他,不但一點兒病都沒有,還比以前更精神瞭。

                幾天後的夜裡,楊信做瞭一個夢,夢到那條蛇對他說,我是死去動物的魂靈所化,本來想殺死村中所有的獵人。沒想到你如此仁義,因此原諒瞭你的殺生之過。

                從此以後,楊信不再打獵瞭,他對所有的蟲魚鳥獸都愛護有加。他知道,如果不是當初的仁心,自己早就不在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