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2c5j'><strong id='2c5j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dl id='2c5j'></dl>
            <i id='2c5j'></i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2c5j'><em id='2c5j'></em><td id='2c5j'><div id='2c5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c5j'><big id='2c5j'><big id='2c5j'></big><legend id='2c5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1. <i id='2c5j'><div id='2c5j'><ins id='2c5j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2c5j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2c5j'></span>
          3. <tr id='2c5j'><strong id='2c5j'></strong><small id='2c5j'></small><button id='2c5j'></button><li id='2c5j'><noscript id='2c5j'><big id='2c5j'></big><dt id='2c5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c5j'><table id='2c5j'><blockquote id='2c5j'><tbody id='2c5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c5j'></u><kbd id='2c5j'><kbd id='2c5j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<ins id='2c5j'></ins>

            E本道“老頭兒”三雜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7

            我們傢“老頭兒”雖然被人戴上瞭“最後一個士大夫”“學者文學的代表”之類的帽子,雜七雜八的東西也知道一些,但是很不成體系,有雜而無學。

            老頭兒之雜,起碼有三,看雜書,寫雜文,吃雜食。

            父親看雜書的習慣,早在上大學時就有瞭。他在聊天時說過,當時西南聯大中文系開的課,他是喜歡的上,不喜歡的就不怎麼上。科比退役戰毛巾新聞像聞一多先生、沈從文先生的課,他是聽得很認真的。朱自清先生的課,有時就溜號,因為覺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得朱先生上課一板一眼的,不太適應。他大學肄業後,生計無著,中文系主任羅常培先生推薦他給朱先生當助教,朱先生不幹,說:“這個汪曾祺連我的課都不認真聽,怎麼給我當助教。”這下他可傻瞭眼。

            不過,父親白天上課雖然有時溜號,晚上卻沒閑著,總泡在中文系的資料室看書,有時一直看到天亮,然後回宿舍睡覺,接著逃課。我問他都看什麼書,他說:“沒準兒,就是瞎翻,看到有意思的就讀下去。有一次看到一本《飲膳正要》,裡面有一道驢皮湯,翻完之後還琢磨,這東西能好吃嗎?結論是,不好吃。”《飲膳正要》是元代飲膳太醫忽思慧撰寫的營養學專著。

            老頭兒雖然是搞文學創作的,但是傢裡像樣的文學書卻很少。“文革”之前,我們傢裡的書滿打滿算不到一書櫃。別說什麼孤本善本,就是人們熟知的中外名著、大師文集,都和他嘴裡的牙一樣,殘缺不全。他曾說過,對他創作影響最大的中國作傢是魯迅、沈從文和廢名,外國作傢是契訶夫和阿索林。可是傢裡的《魯迅全集》隻有第一卷,沈從文的書隻有1957年出版的一本小說選集,廢名的作品集則一本沒有。

            傢裡雖然沒有什麼像樣的書,但老頭兒書卻讀瞭不少。他在劇團的同事說,團裡資料室的書都讓他翻遍瞭。他在劇團宿舍的床頭有一個凳子,上面摞滿瞭書,睡前總要翻翻。他在1972年底給大學同學朱德熙寫信說:“今天我還為劇團買瞭一套吳其濬的《植物名實圖考》及其長編。那裡的說明都ncaa新聞是一段可讀的散文。你說過‘中國人從來最會寫文章’,怎麼現在這麼不行瞭?對於文章,我寄希望於科學傢,不寄希望於文學傢。因為文學傢大都不學無術。”當時正是“文革”時期,很少有像樣的書可看,但老頭兒並沒有閑著,但凡覺得有些意思的書刊,都要拿來翻翻。老頭兒重入文壇後,很快就恢復瞭以往的語言風格,寫出瞭不少有影響的作品,與他看雜書的愛好是分不開的。

            老頭兒書看得雜,懂得的姚秀英去世東西也多,文章內容自然也雜。

            他不是書法傢,但是談過對書法作品的印象。他不是專業畫傢,也寫過關於中國畫的文章。

            他還寫過一本《釋迦牟尼傳》,裡面有大段大段韻文,據他說是參照佛教經典風格寫的。父親去世後,他的小同鄉王幹對我說,老頭兒以前應該讀過佛經,因為他的文章中涉及佛教的用語都十分精確。這些我們確實不清楚,因為隻見他寫過《受戒》,卻從來沒見他讀過一部佛經。

            老頭兒的文章中,有許多是寫吃喝的,他還編過一本《知味集》,收錄瞭幾十個文人談吃的文章。他和我說過,這本書隻有王世襄先生和李一氓先生的文章最好,一是真懂吃,二是會寫。王先生一生坎坷,但對於生活始終持樂觀態度。李一氓是老革命,又是文人,他在文章中寫瞭不少當年在缺吃少喝的情況下如何改善夥食的故事,讓人知道革命者其實也很懂生活。老頭兒很贊同他們的人生態度,無論環境怎樣,都不忘品味生活。這其實也是他的風格。

            看雜書、寫雜文之外,老頭兒還喜歡吃雜食,自稱是個雜食動物。他生在高郵,在昆明、上海、北京住過,還跑瞭不少地方,對各地的吃食都很有興趣,都想品嘗一番,特別是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。他去內蒙古,專門要試著生吃羊肉。

            有一年他和一幫作傢到廣西桂林,放著賓館的大菜不享用,非和賈平凹到街頭吃小飯館,最後相中瞭老友面,好像就是酸筍肉絲面。以後兩人一走進小館子,賈平凹就高叫一聲:“兩碗老友面!”老頭兒對賈平凹印象不錯,除瞭覺得他有才外,還因為兩人曾經是“面友”。

            老頭兒也溫暖的村莊電視劇全集會做上幾樣拿手菜,在朋友中間有點名氣。

            一個是煮幹絲。這本來是揚州的名菜,但他進行瞭改良。一次他受作協之托在傢中招待聶華《女生宿舍》苓,做瞭一道煮幹絲,結果客人把碗裡的最後一點湯汁都喝得幹幹凈凈,讓他很是得意。還有一次,朱德熙來傢裡吃飯,一大碗煮幹絲還剩一小半,他就對夫人何孔敬說:“你不吃瞭吧!”隨即把碗抱過來,吃瞭個底兒朝天。朱伯伯平時很謙和,對夫人也很好,但真碰上合口的東西就不管不顧瞭。真有意思。

            老頭兒的“三雜”對他的文學創作多有裨益。

            西熱力江新聞

            老頭兒多年的朋友黃裳先生寫過一篇《也說汪曾祺》,追憶瞭兩人的交往故事,還對他的一些作品進行瞭評價,都十分精到。朋友的交換真的是懂老頭兒。